时间:03:31:00 来源:qq空间全屏壁纸超好看 作者:侠大资讯网 点击:517062
{随机段子}

生活补助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

要问历史中哪个贪官最有名?恐怕,非和珅莫属。他被查抄时,家产可抵清王朝几年的财税,故有“和珅跌倒,嘉庆吃饱”之说。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和珅之贪,能与之匹敌者实在寥寥,但东汉有位大老虎,论富,赛过和珅,论权,大过鳌拜。《资治通鉴》记载,这个大老虎被查抄时,“合三十余万万,以充国府之用,减天下税租之半。” 大老虎被查抄,一下国库充盈,皇帝心情大好,大手一挥,免了天下人一半的赋税。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如果只是贪,恐怕此人还没资格被称为“东汉大老虎”。这只老虎,不只是贪官,更是权臣。他就是东汉大将军梁冀

梁冀何人?

梁冀,面相凶恶。史书载“为人鸢肩豺目,洞精矘(tǎng)眄(miǎn)”。 翻译一下就是两肩耸起来像老鹰的翅膀,眼睛跟豺狼一样倒竖着。长得吓人不说,梁冀说话含糊不清,学问也只能抄抄写写记个帐。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就是这么一个才貌双缺的人,怎么当上的大将军呢?

因为,人家出身好。

梁冀的妹妹是皇后(汉顺帝的皇后),爸爸是大将军(梁商)。父亲死后,梁冀继承衣钵,被拜为大将军。从此,东汉王朝进入了梁冀时间。

梁冀当权十九年,将外戚擅权推到了巅峰,国之不国,君臣无序!

谁当皇帝,将军说了算!

汉顺帝驾崩后,两岁的汉冲帝继位。然而小皇帝早夭,一年后便去世了。随后,梁冀拥立了八岁的汉质帝刘缵。

汉质帝“少而聪慧”,对大将军梁冀的专权与跋扈心知肚明,在一次朝会中,他当着群臣的面,目视梁冀说,“此跋扈将军也!”

童言无忌,可这句话要了汉质帝的命。没过多久,梁冀毒杀了汉质帝。

梁大将军让侍从把毒药加到汤面里给质帝吃。药性发作,质帝痛苦,派人急速传召太尉李固。李固进宫,询问质帝得病来由。质帝还能讲话,说:“朕吃过汤饼,现在觉得腹中堵闷,给朕水喝,朕还能活。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这时,梁冀也站在旁边,阻止说:“恐怕呕吐,不能喝水。”话还没有说完,质帝已经驾崩。

质帝死后,梁冀又拥立了十五岁的汉桓帝

其实在当时的候选人中,清河王刘蒜呼声最高。刘蒜严谨持重,举止有度,大臣李固等无不倾心于他。可是,宦官们不喜欢刘蒜,因为曾在他这里受到过冷遇。于是,中常侍曹腾拜见梁冀,说了一句话:“清河王严明,如立清河王为帝,大将军恐怕为祸也不远了。”

不用他人提点,梁冀也自知其中厉害。要立,当然立一个好掌控的新主。于是,公元146年,汉桓帝登基,梁太后临朝听制,梁冀继续把持朝政。

穷奢极欲,你们的都是我的!

梁冀杀人如麻,而且穷奢极欲。他的敛财对象,真是上至皇帝下达百姓。

史料中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扶风有位成功人士名叫士孙奋,很有钱,但很小气。梁冀先给了他一匹马,然后再开口跟他借钱,说是借五千万;这位扶风富豪说值不了五千万,就折了一下,只给了三千万。这下梁冀炸了!一纸诉状告到郡政府,说士孙奋的老娘,原来是梁冀家管财物的奴婢,偷了梁冀家“白珠十斛、紫金千斤”,叛逃了。于是,这位先富起来的士孙奋先生,还有他家的兄弟,都被抓了起来,最终死在牢里。他家的资产总共有一亿七千万,统统被没收。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另据《后汉书》的记载,当时从全国四面八方进献来的贡物,好的、上等的都会先送到梁冀府上,剩下的再送给皇帝,所谓“其四方调发,岁时贡献,皆先输上第于冀,乘舆乃其次焉。

梁冀,搜刮民脂民膏,百姓怨声载道;目无章法,肆意僭越,桓帝敢怒不敢言。

君臣无序,到底谁是皇帝?

梁冀在策立桓帝后,权力达到顶点,其专权独断,凶暴的程度日甚一日。

人事任用,梁冀几乎一手遮天。宫卫近侍,并所亲树。禁省起居,纤微必知。百官迁召,皆先到冀门笺檄谢恩,然后敢诣尚书。无论是宫廷内部,还是地方政府,到处都是梁冀安排的人。文武官员升迁或调职,都要先到梁冀家门呈递谢恩书帖,然后才敢到宫廷秘书署听取指示。

梁冀的权势,最后到达了什么状态?由皇帝亲自出面主持,最终的决定给梁冀的礼遇是: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谒赞不名,礼仪比萧何;悉以定陶、成阳余户增封为四县,比邓禹;赏赐金钱、奴婢、采帛、车马、衣服、甲第,比霍光;以殊元勋。每朝会,与三公绝席。十日一人,平尚书事。宣布天下,为万世法。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这样的规制、礼遇,距离皇帝也只有半步之遥了。可即便如此,梁冀还是感到不满意,“冀犹以所奏礼薄,意不悦。”

梁冀的跋扈,是外戚擅权的登峰造极。梁家一脉,到底有多膨胀?史学家范晔后来替梁家总结了:一门前后七封侯,三皇后,六贵人,二大将军,夫人、女食邑称君者七人,尚公主者三人,其余卿、将、尹、校五十七人。也难怪有史家点评道:这是东汉外戚势力所能达到的最顶点、最高潮。

no zuo no die,宦官登场怼外戚

所谓盛极必衰,no zuo no die。

桓帝当了13年傀儡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决定铲除梁冀。而这一次意义重大的决策,居然是在厕所里商议的。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恒帝召集了单超等几个太监,在厕所里商定:诛杀梁冀。为了怕五人之中,有人泄密,皇帝与五个太监,对天发誓,且啮血为盟。《资治通鉴》记载:帝啮超臂出血为盟。

公元159年,恒帝联合反梁势力,突袭梁府,收缴了大将军印信。梁冀知道最后的审判已到,与妻子双双自杀而亡。

之后的戏码和几乎所有的反腐大戏都一样。先是株连问罪, 接着清理党羽。因梁冀生前在朝堂上的心腹亲信太多,以至于这一清算,朝廷空出三百多个职位,官府几近瘫痪,无法运转。

左右摇摆中,敲响东汉丧钟

梁冀其人,可谓恶贯满盈。身前身后,也非常公允地收获了一片骂声。

然而,他的倒台,就是王朝的胜利吗?非也,恰恰是新一轮混乱的开篇。

在整个东汉中后期,几乎都陷入了这样一个逻辑:新帝年幼,母亲干政,进而外戚擅权。当幼主长大,希望打破局面,他最直接可以求助的,便是近身的宦官。而当宦官势大,能够有能力予以钳制的,往往又是外戚……

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整个东汉后期的政权,就如一个硕大的钟摆,在外戚与宦官之间摆荡。王朝疲弱,民不聊生。终于,在左摇右摆中,东汉王朝为自己敲响了丧钟。

东汉王朝,到了第十一任皇帝刘志(汉桓帝)手里,以近乎狂奔的速度走向崩塌。

毫不客气地说:桓帝,昏君也。沉湎女色、察举非人。时人讥讽“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当年桓帝的上位,完全是外戚擅权的角色需要,一手遮天的大将军梁冀拥立了15岁的桓帝。而13年后,桓帝联合宦官铲除了梁冀,自此宦官当道。

桓帝时期,宦官势大、多有作恶,且依仗皇帝偏倚,有恃无恐,所谓“自是权归宦官,朝廷日乱矣”。宦官的擅权,引发了正直官吏的不满与斗争。其中,李膺就是一个杰出代表,而且是一个可以让做恶宦官闻风而逃的狠角色。

宦官克星,清流中的轰炸机

李膺,生性简亢、刚正不阿,手腕强硬,所到之处都让敌人或歹人无不畏惧。任青州刺史时,青州的郡守县长害怕他的严明,弃官而去;带兵反击鲜卑进犯时,令鲜卑士卒闻风丧胆。

同样,李膺在面对权势极大的宦官集团时,也未曾有丝毫退让。

公元165年,李膺被任命为司隶校尉。当时,中常侍张让的弟弟张朔为野王县令,在任期间残酷无道,甚至杀害孕妇。张朔听说李膺办事快疾威严,便畏罪逃回京城,隐藏在哥哥张让家中的夹墙内。

李膺得知后,立即率领将吏士卒打开张让家夹墙,逮捕了张朔,并送交洛阳监狱。当张朔承认自己的罪行后,李膺当即将张朔处斩。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张让自然不肯罢休,去向桓帝诉冤。桓帝即诏令李膺进殿,指责李膺为什么不先奏请而擅自杀死张朔。李膺毫不畏惧,一番理论说得桓帝无言以对,最后只能转头对张让说:“这是你弟弟罪有应得,司隶有何过错?”

史书记载:自此以后,大小宦官都老老实实,节假日也不敢再走出宫门。桓帝惊问其中原因,宦官们都叩头流泪说:“害怕李校尉。”

李膺此举,使得他的名声越来越大,士大夫都把得到他的接待视为莫大的荣誉,称之为“登龙门”。他与太尉陈蕃、南阳太守王畅都受到士大夫的敬重。当时,在太学诸生中流传着“天下楷模李膺,不畏强御陈蕃,天下俊秀王畅”的赞誉。

宦官的报复,党锢之祸

公元166年,李膺又做出了一件令宦官切齿痛恨的事情。

河南术士张成,在大赦之前唆使其子杀人,李膺下令予以收捕。然而张成与宦官交往甚密,凭借其上层关系,不久后即被赦免。李膺对此极为愤慨,不顾赦免之令,将张成处斩。

李膺的这一举动,虽出于正义,但捅了马蜂窝。宦官以此为口实,诬告李膺结党营私。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桓帝怒不可遏,下令搜捕乱党,可是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陈蕃认为此令荒唐,于是退回诏书、拒不执行。桓帝更加愤怒,直接下令逮捕李膺,事态严重。陈蕃再度上书规劝,桓帝大不悦,找了个由头罢免了陈蕃。

李膺等人,被投入监狱。这些所谓乱党,多是当时天下知名度很高的贤才士人。而这次灾祸,波及面甚广。史书记载,各郡、各封国奏报检举,牵连所及,有数百人之多。

后因大赦,李膺被释放。但仅仅一年之后,灾祸再来。

公元167年,桓帝崩,灵帝立,窦太后临朝,其父窦武与陈蕃共同执政。但不久,窦氏外戚集团翦灭宦官集团行动失败,宦官的气焰更加嚣张。

宦官疾恶李膺等人,公元169年,在宦官集团的策划下,李膺、杜密、范滂等名士,无不身陷囹圄,一百多人被逮捕,后全死于狱中。历史上称之为第二次党锢之祸,受牵连者多达六七百人。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清流潺潺,缘何动不了宦官暴戾?

应该说,东汉后期,在与宦官的历次对抗中,被称为“清流”的士人们,一直有所发力,可似乎总是处于“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状态。

ying gai shuo, dong han hou qi, zai yu huan guan de li ci dui kang zhong, bei cheng wei" qing liu" di shi ren men, yi zhi you suo fa li, ke si hu zong shi chu yu" sha di ba bai, zi sun yi qian" de zhuang tai.

问其原因,或许可有三个视角:

一、一刀切地仇视宦官

宦官的历史地位始终很低,身体上的残缺剥夺了他们步入前朝的可能,许多前朝之臣,从心底里对他们是鄙夷的。

《资治通鉴》中,从公元163年到166年,记录了多次大臣上书弹劾宦官的奏折,言辞之中,鄙夷尽显。

宫廷秘书朱穆对宦官的凶暴横行深恶痛绝,上书说,宦官们“骄慢放纵,无人能克制,他们倾全力使天下穷苦。我愚昧的想法是,应当全体罢黜。”结果,桓帝不理。

还有一位,平原国人襄楷,上书说“宦官都是被上天谴责,受过阉割之人,陛下宠爱他们,超过普通人数倍。陛下之所以没有儿子,岂不是由于这个原因?”上书跟皇帝说,你没儿子是因为宠信宦官,这是有多不会聊天?结果,襄楷被贬谪边疆服役两年。

这种深入骨髓的鄙夷,不止表露奏章之上,渗透于行动之中,便是近乎苛刻的、一刀切式的赶尽杀绝。如此,促成了宦官势力的抱团,与进一步的反弹。

二、士人内部也有帮派

在桓帝尚未登基时,曾师从甘陵国人周福。桓帝即位后,聘请周福为尚书。当时,同为甘陵人的河南尹房植,也有名望。乡人于是编出歌谣:“天下正道有房植,靠当老师做官有周福。”两家的学生门徒,互相讥嘲,攻击排斥,水火不容。甘陵知识分子分成了南北,党羽派阀,开始出现。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所谓清流,多是士人与不站队的正直官员。它的确不如宦官、外戚等势力集团有一个明确的身份标识和圈层概念。所以,本就不算集中的力量,再因“师承”等原因存在派系之争,其合力势必要被削弱。

三、缺乏必要的顶层设计

士人的斗争,多靠笔。于是,一份份弹劾宦官的奏章呈递到皇帝面前。可是桓帝其间,多数奏章都是石沉大海。即便有李膺、陈蕃这样的斗士,也是在面对具体事件时,展露出不移的正直。但王权斗争中,若无顶层设计,再强的个体,可能终成散兵游勇。

一个王朝的覆灭,原因必是多元的。而就东汉而言,当权者的昏聩无度是过;不休不止的戚宦之争是过;而其他群体的集体无力,恐怕也难辞其咎。

关于汉王朝的覆灭,王夫之曾言:“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通常,国家衰亡是因为太弱,可大汉相反,亡是因为太强。

这个看似颠覆常识的逻辑,稍加注脚便很好理解:所谓汉之强,其实是对外彪悍,而内部混乱。虽然王朝后期戚宦擅权、朝野腐败,但对周边异族,威武大汉从始至终都是彪悍无比!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于是乎,问题来了。对外强权,需要内部的强大予以支撑。若外强中干,那结果很可能是被暴力反噬。东汉的对羌战争,便是如此。

对羌战争,旷日持久

自从汉武帝时期霍去病降伏河西匈奴之后,河西的羌人就依附了汉朝,在西汉末年,羌人乘内乱之机,在河西做大。

从东汉光武帝开始,东汉便陷入了与羌族旷日持久的战争泥潭中。在马援平定羌乱仅仅20年之后,参狼羌反叛,杀汉朝护羌都尉,窦固再次将其降伏。于是,这种情形也成了东汉王朝与羌族关系的固定剧本:反叛—镇压—安抚—再反叛—再镇压—再安抚。

但是,大将段颎上任后,把对羌剧本改成了:杀!杀!杀!

羌人称他为“杀神”

段颎是西域都护段会宗从曾孙,也算名将之后。当时,与皇甫规、张奂并称“凉州三明”,威名一时。三人在对羌战争中都可谓功勋赫赫,而段颎,尤以铁腕着称。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羌人怕段颎,称他为“杀神”。梳理一下段颎平定西羌的过程,便不难理解,羌人为何怕他怕得要死。

公元159年,段颎任护羌校尉。当时,恰逢八个羌人部落联合作乱。段颎迎战,击破攻势,一路穷追,最后斩杀其首领以下共二千人,俘获一万余人。

公元160年,西羌残余部队攻击张掖。段颎迎战,缠斗到中午,刀断、箭尽,敌军撤退,但段颎穷追不放,昼夜不停地发动攻击,饿食马肉,渴吞雪水,历时四十多天抵达积石山,已出塞二千余里。这一战,据《后汉书》记载,段颎斩杀头领,杀战俘五千多人。随后,分兵攻石城羌,杀死、溺死一千六百人。段颎又派兵进击驻扎在白石的羌人,斩杀俘虏三千多人。

之后,段颎因被诬陷而身陷囹圄。他不在的日子里,羌人屡屡进犯,凉州几乎沦陷。无奈,朝廷又使段颎复任。

公元164年,部分羌人撤退集结屯驻。段颎率兵一万余人将其击败,斩杀其大帅,杀死俘虏四千多人。

公元165年,段颎连破羌民族诸部落叛军,穷打猛追,辗转山谷,从春天到秋天,无日不战,羌民族诸部落终于溃散。段颎击败西羌,共斩杀二万三千人,俘获数万人,一万多部落投降。朝廷封其为都乡侯,食邑五百户。

公元167年,羌人集结四千余人又反,段颎追击,彻底将其击败,斩杀主帅,杀俘三千多人。西羌从此平定。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西羌之后,便是东羌。段颎以同样的铁腕,一路碾压,于公元169年,平定东羌。

据《资治通鉴》记载,段颎先后经历一百八十次战役,斩杀三万八千余人,俘获家畜四十二万七千头。以功封新丰县侯。

是“杀神”,但不是战神

从战绩论,段颎所向披靡。然而,司马光给他的评价是“然则段纪明之为将,虽克捷有功,君子所不与也。”你虽然克敌有功,但是不值得赞许。

为什么?因为,羌人,也是人。“若乃视之如草木禽兽,不分臧否,不辨去来,悉艾杀之,岂作民父母之意哉!”何况,羌人多数情况下的反叛,几乎都是因贪官酷吏横行而官逼民反。所以,段颎把羌人打怕,治标不治本。

是以战止战,还是穷兵黩武?

战争都有代价。

段颎那份漂亮的战绩背后,还有一个数字:战士死亡四百余人,费用四十四亿钱。当然,这只是东汉强力镇压羌族代价的冰山一角。在段颎时代之前,东汉的对羌战争一直就保持着劳民伤财的状态。

从东汉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大厦将倾反抗无力的逻辑!

《中国史纲要》中,翦伯赞先生给出过一组数字:从公元111年到123年,12年间,东汉与羌族鏖战,所耗战费240多亿钱。公元136年,战争又绵延10年,东汉所耗军费又是80余亿钱。

东汉末年,朝堂之内,外戚与宦官争权,夺权之后便搜刮民脂民膏;朝堂之外,连年的战争,耗资数亿,这巨大的财政包袱依然由百姓来背。最终东汉根基动摇,内地农民暴动相继爆发。

段颎时期,铁蹄之下,羌族平定。这场抗日持久的对羌战争,虽然以胜利告终,但长久的征战,男丁被征伐殆尽,民穷财尽,举国凋敝。在这之后,农民暴动更为激烈,东汉王朝垂垂危矣。

而凉州连年的征战也锻炼出了一支以勇猛彪悍着称的凉州军团,后来,董卓就是带着这样一支军队开进了洛阳城。

可以说,段颎这一场场“胜利”的锣鼓,也敲响了东汉王朝覆灭的丧钟。

当前文章:http://www.711460.com/k6wt3cy/44455-150904-11218.html

发布时间:02:22:22

歌曲大全??dj舞曲??华考范文网??庭堂书香??浙江企业新闻网??华考范文网??手机归属地查询??舞曲大全??文人书屋??狗狗搜索书籍??

{相关文章}

陕企申请国外专利可获最高50万元补助

????

本报讯(记者文晨)昨日来自省知识产权局消息,根据《陕西菜百首饰_侠大资讯网省向国外申请专利补助办法(试行)》,在陕西境内注册,通过专利合作条约(PCT)途径和巴黎公约途径获得向国外申请专利授权的国内企业、事业单位,可申请最高50万元的专利补助。

补助资金主要用于补助申请人获得向国外申请专利过程中,向有关专利审查机构缴纳的各阶段官方规定费用、向专利检索机构支付的检索费用,以及向专利代理机构迪迪埃·德罗巴_侠大资讯网支付的服务费等。补助资金实行事后补助电子原件_侠大资讯网。向国外申请专利已在外国国家(地区)正式获得授权,具有相对稳定的法律状态,给予一次性补助。每件专利项目最多支持向5个国家(地区)申东方航空物流是国企吗_侠大资讯网请,补助金额每个国家(地区)不超过3万元。每个补助申请人补助总国际翻译公司图片_侠大资讯网额上限不超过50万,且不超过实际发生费用总额。补助申请人应按照要求提交《向国外申请专利支持项目申报表》、申报单位主体资格证明材料、获得授权证明材料。

????

????

????

????

(责任编辑: HN666)

????

????

????

??社会新闻事件2018简短_侠大资讯网??

????

本文标签: 世界清洁地球日 手抄报版面设计图大全 中国gdp统计严重不真实

回到顶部